13

江苏津铭创艺家居有限公司

水切割加工|激光切割加工|金属切割加工、定制

盐城水切割||盐城激光切割-盐城金属切割公司


江苏省盐城市津铭创艺家居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销售不锈钢板、冷热轧板等钢材及利用精密钣金切割技术对五金装饰工艺品等进行生




产加工的大型综合性钢材店。我们秉承“质量第一、顾客第一”的经营宗旨,发扬“研于本业,精益求精”的工作精神,致力于对五金




加工的品质和功能的不断完善。现拥有先进的意大利进口激光切割机(4*2米工作台面)、激光切割机的加工精度单位±0.01mm、碳钢最厚

  • 暂无新闻
  • 联系人:葛益顺
  • 电话:0515-89113222
  • 手机:18961943366
新闻中心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葛益顺
  • 电话:0515-89117222
  • 手机:18961948666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正文
人艺演员不用麦克风 想速成出不了演技派
发布时间:2022-08-29     

  《天天副刊》问卷第五季推出“北京人艺70年问卷” 人艺演员不用麦克风 想速成出不了演技派

  6月12日,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将迎来70周年院庆,关于这座殿堂级剧院,相信每一位戏剧爱好者都有自己的好奇,这一次,我们就把提问权交给您——《北京青年报》特推出《天天副刊》问卷第五季,向公众征集关于北京人艺的问题,举凡剧院、剧场、剧目、演出、往事,从院领导到导演、演员、舞美甚至后勤人员,您尽可指名提出自己的问题,我们将从中遴选出最有价值的问题,邀请人艺相关人员作答。

  冯远征(人艺副院长、演员):第一,北京人艺作为一个文艺单位,始终坚持“戏比天大”的原则。这一点是从我们进剧院,就一点一滴耳濡目染感受到的。

  为什么北京人艺有一句话说“拉开大幕是真的”?这句话要分两方面说,一方面是说今天我们所有的一切、所付出的一切,只有看到观众喜欢或不喜欢的态度,我们才能知道剧目是否被观众接受,这是一个真。还有一个是无论后台发生什么事情,比如演员家里出事了、演员自己出事了,但是在拉开大幕的一刻,我们都要以饱满的姿态,克服重重困难把戏演下来。所有的苦要吞到肚子里。所以说,“戏比天大”是我们必须要坚持的原则。这也应该是行业的底线。

  第二,要坚持“一棵菜”精神。“一棵菜”精神很简单,很接地气,很形象,就是有根、有心、有菜帮子。每一个部门都不可缺少,不是光有一个好演员、好导演就行。舞美、灯光、化妆等等每个工作人员、每个岗位,必须都要在很敬业的情况下才能完成一场演出。稍微差一点,一个道具没摆上去都不行。可能观众看不出来,但是对于我们来讲很难受。

  第三,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坚持“以人民为本”。所有的作品来源于生活,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剧本拿到以后都要体验生活。古装戏体验不了,我们就要请教专家,请各行各业的人给我们讲相关的知识。比如排《杜甫》,首先要请历史专家讲杜甫的历史知识,请专门研究杜甫诗歌的专家来讲,请礼仪专家教那个时代的礼仪、教身段、教那时候的行走坐卧。离我们远的用这种方法。离我们近的剧,比如《社区居委会》,我们就去社区体验,了解很多社区工作人员提供的细节,然后我们把它搬到舞台上,提炼出来就显得很生动、很鲜活。观众看得也会心。这话说得好像很高,但我们做得其实很接地气。

  第四就是坚持“现实主义创作传统”。我们主流的创作基本都是现实主义的。这是人艺一直坚持的一个传统。不论是开始的《龙须沟》,还是《蔡文姬》《虎符》,到现在的《李白》《司马迁》《杜甫》《玩家》等等,现实主义是北京人艺创作的主干。

  第五是坚持“开拓创新”。北京人艺演剧学派就是我们开创的,形成了我们自己的风格,开创了话剧民族化的道路。《虎符》《蔡文姬》,到之后的《天之骄子》《李白》《荆轲》等等,这是一个开拓,创造了中国传统和戏剧相结合的方法,我们做了创新,不是像原来戏曲那样走“锣鼓点”。我们借用了传统戏曲,但是我们把它生活化了,包括布景、灯光、多媒体的运用。这是我们不断探寻的一个路数和方向——把我们民族化的方向走下去。

  贰每次来人艺,站在剧院大门口,看见石碑上“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几个字时,您是怎样的心情?

  濮存昕(人艺演员):人艺剧院门口那块大石头是2000年立在这儿的,之前北京人艺剧场前边的这块地方是剧照廊,全都是剧照,小时候我老在那儿看剧照。2000年剧场大修,就变成了大石头,好多人在那儿留影,我也在那儿留过影。

  我每次看见它心里都挺感慨的,因为北京人艺是由三个概念组成的:第一是有这座剧场,有这个地儿,一个剧团有自己的剧场,这是福气的事,而且我们这么多剧场,到今天来讲都是最好的。第二是有剧目,一个剧院之所以称其为剧院,是因为它有剧目,人艺曾经演过的剧目是这个剧院的资质、业绩。第三就是有这些创作主体,有这些了不起的演员、导演,他们能够创作出好的作品。这就是北京人艺剧院的三宝——剧场、剧目、艺术家。

  叁这七十年来,您在人艺的时期处于人艺哪个“年龄段”,您的那一代演员给人艺发展做出了哪些贡献?

  冯远征:从我个人来说,我当初进人艺就是想做一个演员,做一个像于是之他们那样的好演员,还不敢说艺术家。我想我这一辈子都不一定做成于是之那样的好演员,那就做演员吧,起码完成了我的第一步梦想——在人艺舞台演戏了。那时觉得这一辈子只要在这儿演戏,就是幸福,后来出去上学,回来还在人艺,演话剧之外,还演电视剧出了点小名,挺好。

  那会儿在人艺排练完,演出完,扭头就出去拍戏去了。所以经常是一半时间在外头,一半时间在剧院。半年不回剧院,4887开奖现场结果历史记录。回来后保安问你找谁?我只能说我找冯远征。相对来说,那时候很舒服,很自如,该排戏排戏,该完成任务完成任务,之后就是出去拍戏,但是后来突然有一天,说濮存昕要退了,杨立新也要退了……发现没有人了,那个时候就有一种责任感油然而生,但我也没有想到能让我干今天(副院长)这个职位。

  那时也没有想过会当演员队队长,以为就像当年老艺术家带着我们演戏一样,结果突然说让我当演员队队长,当了以后自己也是慢慢适应,那时一进排练厅发现一半不是人艺的演员。我说人艺能这样吗?开始一个一个打电话,开会,做思想工作,最后就定制度。那时一进排练厅,一帮人在这儿吃螺蛳粉,吃包子,我们年轻时,这是大忌,最后我要求,吃饭绝对不能在这儿吃。剧组在这儿排练,你们吃面条,那不行,出去。以前没有制度,规矩都在我们心里。

  客观上来讲,我们这一代演员进入人艺,受人艺的培养是不自觉的。就像是生活在家庭中,这个家里的所有气息和传统,你都会沾染一些。

  主观上来讲,我个人一直是跟着林兆华先生排戏,排了很多很多戏,他的思想也影响着我,我也不自觉地带给了年轻人。我们都被人艺的传统所影响着,这是很宝贵的东西。

  濮存昕:我演了那么多戏,体验生活其实是挺难得的一件事,我记得演《秦皇父子》是第一个我去体验生活的剧,我们去参观历史博物馆,去了河北,还去了长城,听专家讲座,重温历史体验当地生活。然后就是排《红白喜事》,我们真的是体验了将近一个月的生活。后来排《白鹿原》我印象更深,我们在西安及周边生活了六天,我记得这六天时间都是赤日炎炎,大伙儿走家串户找自己的生活原型,瞪着眼去找生活。我还在那儿学做面,面和得倍儿硬,然后切条,做了好几碗面。我找干活儿的农民聊天,慢慢跟他接触,我在扮演的时候好像就找到地主说话的那种感觉。那些真正从生活中从农村来的民间艺人,会影响我们这个戏的气质。

  何冰:我真的想不起来了,你会想起你在家里过日子有什么趣事吗?因为我天天生活在这儿,所以我没有趣事,我觉得都很正常。

  濮存昕:应该是我父亲吧,他是这个剧院的前辈,也是我的父辈,他使我意识到我只能做演员,这辈子就是做演员,这是他对我的影响,很重要。

  何冰:恐惧。第一次上台肯定是害怕呀,真是恐惧得一塌糊涂,而且这种恐惧持续了很多年,我到今天(上台)都不能说不恐惧,只能说是好了一些,克服了一些。

  柒现在的年轻演员走出学校后,在表演上还有课本的痕迹,进入剧院后会通过什么方式,让他们能够更好地融入北京人艺的总体表演风格呢?现在,北京人艺在创排京味戏的时候,您认为还有必要体验生活吗?

  冯远征:“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演剧风格”是人艺特有的,我们有独特的表演方式方法、发声的方式方法、说台词的方式方法。要把它传承下去,青年演员进人艺必须融合到这个剧院里。北京人艺是最具风格化的剧院,但风格化不是固定模式。

  人艺要坚持“建设学者型艺术剧院”,尽管我们演员不一定能成为研究生、博士生,但是我们要往那个方向努力。我给青年演员留作业,比如剧本朗读,我会纠正他们的台词和发音。还要求阅读量。平时除了演戏读不了几本书,甚至剧本都不读。对不起,我让你读。读完有导演分析剧本、人物,万一哪天排到这个戏,就很有帮助。

  闫锐(人艺导演、演员):每个剧院都有其风格,包含着戏的风格和演员的风格。从学生转换成人艺演员的时候,我们剧院会有一个“回炉班”,在入职之前,请老先生们讲一讲院史、剧目风格、表演风格、导演风格等。这是一个基础,而且是融入人艺的很重要的过程,要和人艺人在一起,我们叫“熏”,从台下观众看演出到变成台上的小角色,再一步步可以搭戏说词儿,慢慢地自己就会有人艺的气息,这就是一个成长的过程。

  排戏一定要体验生活,这是人艺的传统。焦菊隐先生排《龙须沟》的时候就是这样做的,再比如童超因为《茶馆》的角色去采访当时最后的晚清太监,李大千先生去监狱里面找当时的“二灰”……这都是一脉相承的。

  只要演员接触过类似的人,生活中有这样经历的人,再去演特殊行当里的角色,最起码能掌握其基本特征。比如我们排《玩家》的时候,就是去十里河和潘家园那片的古玩市场,听人家聊一聊,听听讲座,这都是对演员的一种武装。

  捌影视剧行业到处都是“人艺”人,这种状况是好还是不好,对人艺有什么影响?

  冯远征:我觉得是好事,说实话这是双向的问题,首先影视行业里有很多人艺人,另一方面也说明我们的演员能力强,所以很多导演才会聘请他们去演戏,同时他们能够把人艺的优秀品质和演戏的能力带到剧组当中去,很多人艺演员都是从影视剧中崭露头角的,包括我自己。

  还有一个大的好处,就是这些在影视方面出名的演员,再回到人艺演戏的时候,可能会带回一大批影迷剧迷,很多影迷剧迷是没看过话剧的,他们因为看了自己偶像演的话剧,可能就会成为人艺的忠实观众。所以从这一点来说,我觉得是相辅相成的。我现在也希望人艺的年轻人不一定成为多大的流量明星,但能够在影视方面去展示自己的能力,这是最重要的。

  吴刚(人艺演员):我觉得没有什么影响。许多年前,老先生们还在的时候,影视还没有发展起来,大家都坚守在舞台上。现在都是多媒体时代,我们也要适应新时代中的事物,跟上步伐。所以不论是电视剧还是电影,这都是磨炼演员的最好的一个阵地,都应该去尝试。只要有时间不耽误剧院的演出安排的情况下,应该出去历练历练,这是好事,这对演员的塑造和融入都是非常重要的。

  王刚(人艺演员):我们这些演员在舞台上演了那么多戏,在影视上能让观众认识,合理地调节好,也是一件好事。其实回来再好好地去演话剧无形中也带来了影响力。我们剧院有一个宗旨,所有院外的戏要给剧院的戏让路,如果剧院这个戏有你,那你就必须得把这个戏的时间让出来。平常没有你的戏,我们讲艺不压身,在外面多拍点戏没什么不好的,前提是得合理地把时间错开。合理安排好了,一点都不矛盾,比如你外边演戏演技得到观众认可,再回来演话剧,对剧院也是一个很好的宣传。

  玖作为人艺学员班的杰出学员,您可否结合自己的学习经历,认为培养年轻演员要在哪些方面下工夫?

  冯远征:表演是一门经验学科,特别是舞台表演。舞台表演年纪越老越值钱。你看这两天《茶馆》排练场上的杨桂香老师, 一上来就有戏,演员和演员有差距。杨老师演得特别好,她一嗓子,所有楼道里的人都站门口看她演戏。从这个角度来说,表演真的是一个经验。

  我是很介意青年演员参加综艺节目的,我介意的原因是要参加什么样的综艺,即便有些表演类的综艺,也会误导观众。

  我曾经说过,如果观众觉得通过综艺节目就能够成为好演员了,这是太可怕的事情,而且是在误导观众,那我们要中戏干吗?要电影学院4年干吗?对吧?三个月的时间,演员靠一个季播综艺就出名了,就会演戏了,这是不可能的事。因为他需要你出晨功,需要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喊嗓子、发声、做吐字归音练习,把台词说清楚。

  前两天一个记者采访我,问:“你们人艺演员真的不用麦克风?”我们真的不用,这在全中国可能是唯一了。

  我不反对麦克风,因为麦克风有的时候会很清晰地传递人的情感,但话剧就应该保持它本真的东西。我们不是跟现代化对抗,我们是要保持住话剧的魅力,话剧的魅力不就是声台形表吗?声音好不好、台词好不好、传递得清楚不清楚、形体的表达力,表演中,没有声台形哪来的表演,对吧?

  吴刚:演员需要的功夫都是全方面的,不能在一方面,而是所有的方面都要锻炼。首先要热爱生活,生活是各个方面的体现,作为一个演员一定要热爱生活。

  濮存昕:最开心的是还能演出,这真的令我开心。当我不能演出的时候,我真的很难判断自己。当然我也有喜欢玩儿的事,我在家里写写画画,有一匹马陪着我。